今日天气:

站内搜索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历史事件

盐阜区反“扫荡”的三次战斗
发布时间:2015-08-31 16:28 访问

       1942年底至1943年冬,是苏北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。侵华日军为加强其在中国占领区的控制,贯彻“以战养战”的策略以配合其太平洋战争,于1943年2月中旬,调集重兵2.5万人,分4路由南向北、由西向东分进合击,对苏北盐阜区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行了春季大“扫荡”,妄图消灭新四军在盐阜区的主力部队。日寇铁蹄所到之处,血流成河,哀鸿遍野,侵略者的罪行,罄竹难书,擢发难数。

       面对敌伪的疯狂进攻,我盐阜区军民万众一心,同仇敌忾,沉着应战。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率领导机关跳出日军合围,组织指挥外线作战,掌握苏北反“扫荡”的全局;副师长张爱萍则统一指挥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力量坚持内线作战。在反“扫荡”战斗中,内线部队适时调整部署,集中优势力量痛击敌人;外线部队则不时向敌人后侧发起攻击,内外配合,打得日伪背腹受敌,顾此失彼。在日伪无心恋战,准备撤退时,我盐阜区军民以排山倒海的阵势和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,向日伪发动了全面反击,先后攻克单家港、陈集、八滩等据点,消灭了大量日伪有生力量,于4月14日胜利结束了此次反“扫荡”斗争。今日笙歌处,当年血染红。发生在盐阜大地上的单家港战斗、陈集战斗和八滩战斗,无不是荡气回肠,可堪经典的光辉战例。 

       一、歼敌最多的单家港战斗
       单家港战斗于3月19日进行,是盐阜区反“扫荡“斗争中歼敌最多的一次战斗。3月16日,准备前往黄营方向扫荡的日伪“清剿大队”被我新四军三师八旅二十二团猛烈伏击,死伤百余人,残部狼狈撤退。恼羞成怒的日寇决心报复,又纠集了五百余人,配备了汽车、骑兵,气势汹汹地进犯单家港,意在与我二十二团决一胜负。
       单家港位于废黄河东岸,是一个百来户人家的村庄。3月19日上午9点多钟,敌人进占单家港对岸,派出小股兵力试图渡河侦查,被我军轻松全歼。但敌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企图强行渡河。敌军指挥官组织了百余人,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了冲锋。等敌人靠近我军阵地,副团长童世明一声令下,我军长枪短炮火力全开,孤军深入的日军猝不及防,丢下了60余具尸体仓皇逃窜。到了下午,敌人仍不甘心,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,发起了第二次冲锋。
       好风凭借力,送敌上西天。时值东风劲吹,废黄河河道中黄沙四起,遮天蔽日的风沙缠住了日寇。我军抓住时机,组织全团兵力,配合20多挺机枪向敌军集火猛攻。当部分敌人冲入我军阵地时,迎接他们的是新四军战士们亮闪闪的刺刀。经过一番激烈的肉搏战,敌人伤亡惨重,余敌如兔子一般逃回对岸。 

       发狂的敌人在更为猛烈的炮火和烟雾弹的掩护下,组织了第三次冲锋。我二十二团战士顽强反击,坚守阵地,敌人始终无法逾越我阵地一步。狡猾的敌人见难以正面突破,便组织特务混进群众中,在单家港东庄放火鸣枪,制造混乱。鉴于已重创敌军,为了避免背腹受敌,与强敌拼消耗,我二十二团决定撤退转移。此次战斗毙伤日伪240余人,大振了新四军的军威。但令人痛惜的是,身经百战、屡建战功的副团长童世明在指挥部队撤退时,不幸中弹,壮烈牺牲。悲痛的阜宁人民在单家港东侧修墓建碑,以告慰先烈,寄托哀思。黄克诚师长题写了碑文:
野漫荒烟埋忠骨, 
斜阳芳草吊忠魂。
       张爱萍副师长也致有挽联一幅:
单港永留名,典籍流芳,扶墓碑追怀故旧。 
黄河长流水,烽烟尚炽,闻幸鼓痛失忠良。 
 
       二、全歼敌人的陈集战斗
       3月25日的陈集战斗是反“扫荡”斗争中最漂亮的一仗,全歼守敌日军中队长以下89人,并缴获日寇全部物资。当时的陈集是个约有200户居民的小镇,是盐阜区军政机关和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所在地,可谓盐阜区抗日根据地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1943年日伪对我苏北大“扫荡”后期,日军三十五师团崖畅野中队在这里按扎据点,成为控制阜宁以西抗日根据地的中心支柱,对我苏北根据地造成了很大的威胁。
       为了改变盐阜区敌我态势,争取战场主动权,新四军三师八旅和盐阜军分区决定集中优势兵力,全力拔除这颗盘踞在我根据地的“钉子”。副师长张爱萍为总指挥,任命三师八旅23团担任攻坚战的主攻,其余部队分担打援任务。因为敌人入侵陈集后,时间仓促,尚未构建起强固的防御工事,于是趁着日寇立足未稳,夜间警戒相对薄弱,我军便制定了夜间攻击的作战计划。为了保障夜战的成功,百姓们都自觉地看护好自家的狗,并把据点周围的狗驱赶消灭干净,方便我军能顺利地接近敌人。
3月25日晚9时许,二十三团五个参战连队利用夜幕的掩护,悄悄地接近了陈集守敌的警戒线。10时,1营的1、3连从镇北,2连从镇西,2营5、6连从镇东,同时从3个方向发起了冲击。各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干净利落地突破了敌人的防线,并全歼了20余名仍在酣睡中的日军。五支联队如同五把尖刀,猛刺敌人心脏。经过数小时搏杀,敌人死伤过半。残敌在混乱中退守到陈集镇西的一个大院内负隅顽抗,并连续发出求援信号。这时,1连在敌人固守大院的北面,3连在东北面,5连、6连在东南和南面,2连和特务营在西面,把敌人团团包围起来。敌人组织了两次突围,都被我军击退;而我军虽有绝对优势兵力,但受到地形和武器装备的限制,暂时也难以全歼敌人。
       为了尽快结束战斗,副师长张爱萍重新部署,决定从陈集的东南、西侧加紧攻击,迫使敌人向西北方向突围,将敌人消灭在运动之中。我军的攻击一浪高过一浪,配合火攻攻入院内,缴获了日军的重机枪,迫使敌人从西北角突围,转向阜宁方向逃窜。我军各分队冒雨紧追,追至东北围壕外,日寇中有四五人坚持不住,跪下举枪投降,但被我军追击的子弹毙伤,剩余敌人被预设打援的部队痛击,激战半小时,全歼敌人。
       陈集战斗的胜利,大灭了敌人的士气,有力的遏制了日伪的伪化政策,鼓舞了盐阜人民的反“扫荡”的斗志和决心,是敌后平原攻坚战与歼灭战的典范。为了纪念这次战斗,张爱萍副师长赋有七律一首:
风送春暖丹心融,月照铁马虎胆雄。
千村人迎频招手,百户犬卧抚怀中。
大圣扬威罗刹腹,小鬼跪降龟壳丛。
陈集歼敌首奏捷,全面反击战鼓隆。
 
       三、最激烈的八滩战斗
       反“扫荡”斗争中最激烈的一仗在八滩打响。八滩东临黄海,盛产海货、海盐和棉花,是阜宁的一个重要商埠,素有“金东坎,银八滩”的美名。在抗战时期,八滩是整个华中抗日战场的大后方,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。新四军的兵工厂、被服厂、后方医院都设在八滩,新四军三师师部也曾驻扎在此。
       3月29日,日军刚占领东坎,便迫不及待地侵占八滩。日军一个中队和200余名伪军在八滩建立起了据点,妄图借此割裂滨海、阜东两根据地的联系,钳制新四军的抗日活动,巩固占领区,掠夺棉花、食盐等战略物资,以配合其大“扫荡”。
       敌人白天来强占,我们当晚就赶跑他,三师师部所在地离八滩很近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!当天下午,24团接到黄克诚师长电令,要求我军趁敌人立足未稳,先下手为强,狠狠的教训一下敌人,消灭这股侵略者。
       团长谢振华和部队指战员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,三师参谋长洪学智亲临战场指挥战斗。天色一黑,我军便开始行动,作战部队一部向八滩进发,包围敌人,同时分兵一部,负责阻击东坎援敌。当夜九点半,随着一颗红色信号弹划破夜空,英勇的战士们展开了对八滩之敌的攻击。2营由南向北进攻,一进入战场就很快与鬼子交上了火,经过一番恶战,2营从王家桥西北角突破敌人据点大院,炸毁了敌人的电台,失去通讯工具的日军只得放出信鸽向外求援。1营则由西往东,歼灭了给侵略者卖命的伪军,在迅速解决战斗后又立刻接近日军据点两侧,并展开了猛烈的攻击。

 

       日军眼见被包围,一部由敌中队长山本率领向南突围,另一部向东北方向突围,均被我军火力迎头痛击,伤亡惨重,狼狈逃回据点。敌人突围无果,只好凭着装备优势做顽抗。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鏖战,尽管敌人由三个大院被我军压缩至一个大院,但敌人以照明弹配合轻重机枪集火攻击,致使我军伤亡很大。团指挥部为了尽快攻破敌军,减少伤亡,决定实施火攻。此招一出,熊熊燃烧的火焰迅速蔓延开来,本来固若金汤的据点瞬间变成了热浪撩人的火炉,日寇最后的逃生希望也破灭了。但凡想拼命逃出的鬼子,一露头就被我机枪撂倒。遭到灭顶之灾的日军突围不得,退守不得,只能窝在火光冲天的据点里发出阵阵绝望的哀嚎。
       我军围攻至拂晓,日军的飞机前来参战,东坎的援敌也向八滩猛扑过来。此时残存的十几名日军趁着混乱,推倒围墙,从2营和师部特务营结合部向东坎方向逃窜。24团的战士们虽然紧追不舍,但逃跑的敌人还是侥幸被其援敌接走,至此八滩据点攻克收复。
       “八滩相持用火攻,指挥如意笑谈中”,八滩战斗以击毙日军山本中队长以下100余人,歼灭一个伪军大队宣告胜利结束。这次战斗有力杀伤了敌军,狠狠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,不久后东坎的日军也慌忙撤退,对巩固和发展盐阜乃至华中抗日根据地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。反日伪大“扫荡”胜利结束后,当地士绅、群众这样评价这三场战斗:
       单港首战,猛如乳虎,斩将搴旗,光辉千古。陈集继作,制胜出奇,聚敌歼灭,靡有孑遗。八滩虽微,地居孔道,扼我咽喉,浴血申讨。凡滋三役,烈烈轰轰,夺敌之气,成我之功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潘麟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