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天气:

站内搜索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历史事件

韦岗初战凯歌还
发布时间:2015-08-31 16:24 访问

       在新四军成军整训之初,中共中央对新四军的任务和行动方针作了一系列指示,要求新四军抓住日军会攻徐州、武汉,无力后顾之机,主动积极地深入敌后,在大江南北依靠人民群众,广泛开展游击战争。1938年2月15日,毛泽东致电项英、陈毅,指出:“目前最有利于发展地区还在江苏境内的茅山山脉,即以溧阳、溧水为中心,向着南京、镇江、丹阳、金坛、宜兴、长兴、广德线上之敌作战,必能建立根据地,扩大四军基地。”军长叶挺、副军长项英遵照中央这一指示精神,决定从第1、第2、第3支队各抽调部分团以下干部和各支队侦察连共400余人,组成先遣支队。部队由第2支队副司令员粟裕率领,于1938年4月28日从皖南岩寺的潜口出发,日夜兼程,穿越日军数条封锁线,于5月19日顺利深入苏南敌后,进行战略侦察,为主力进入苏南敌后做准备。

       美丽的江南已沦陷半年有余,鬼子逞凶、“二黄”扰民。日本侵略者在这里追杀中国百姓如同“追兔子一样,只要看见还会动的人,就开枪射击”,烧杀抢夺,无恶不作。而所谓的一些“游击队”,则是由地痞流氓或者逃兵组合成的乌合之众,匪中有兵,兵中有匪,专门欺负老百姓。先遣队进入江南后发现,江南百姓谈“日”色变,白天怕日寇,天黑怕打劫,已对抗战不抱希望。新四军先遣支队初到江南,在日、伪、匪等各种势力的缝隙里活动,其险恶情况可想而知。面对失望,寒心的老百姓,新四军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和日军打一仗,让江南民众了解新四军,重新鼓起抗战的信心。

       进入江南第一仗,可谓一举千钧,而且一定要打个胜仗以壮我军威,重振民心,那么在哪里打呢?司令部通过侦查,发现日军预备向武汉进攻,正不断地调兵遣将,日军的运输车队在南京至镇江的公路上频频出没。这一带是丘陵地带,非常适合打伏击战。指战员们经过一番讨论研究,认为韦岗距镇江10公里,与句容交界,附近群山峻岭,地形险要,便于埋伏,且没有日军据点,是伏击日军的好地方,于是先遣支队对日寇的第一战就确定在韦岗打响。
       这样一场伏击战,对于身经百战的粟裕来说应该是习以为常,但却多少有点陌生感,他手下那些“山大王”对这样的战斗更是既兴奋又紧张——毕竟他们没有在江南水网地区战斗过,甚至连汽车也没有打过。在布置作战任务的时候,战士们还七嘴八舌的讨论着“打汽车该朝哪儿打?”、“对鬼子喊话怎么个喊法?”
       兵贵神速,6月17日天还没亮,粟裕就带领着仔细挑选出来的精干人员悄悄进入了伏击地点。尽管大雨如注,但恶劣的天气无法阻挡英勇的战士们。首战告捷,是他们唯一的目标。就在战士们摩拳擦掌的时候,隐约传来了一阵阵汽车发动机的嗡嗡声。
       8时左右,发现一辆日军汽车驶来,但因为侦察班机枪还没部署好,虽将日军汽车汽缸击穿,但汽车仍向前猛驶,致使该车敌人逃脱。8点20分,又一批日军车队出现了,先出现的是一辆黑色轿车,紧跟着4辆卡车。很快5辆汽车进入了伏击区。
       随着粟裕高喊一声“开火!”侦察连的机枪手一阵点射,配合手榴弹一阵弹雨,为首的日军驾驶员瞬间被打成了筛子,敌车失控翻倒在地。后面的4辆汽车一辆接一辆的急刹车,等待着他们的是新四军密集的火力网。侵占江南多时的日寇们对于新四军的伏击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,平时的他们哪怕三两个士兵,也可大摇大摆的到处走动,对于突如其来的攻击,打得日寇一片混乱,“不可战胜的皇军”死的死、伤的伤,中弹的鬼子兵倒在地上挣扎打滚,场面甚是狼狈。
       侵略者是训练有素的军人,自然不会束手就擒,看到自己被包围,鬼子兵们端起刺刀准备肉搏。但对于游击队员出身的先遣支队战士们来说,以少打多,以劣质武器对抗精良武器已是家常便饭,战士们最擅长的就是拼刺刀、白刃战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拼杀鏖战,负隅顽抗的日军全部被消灭,而我先遣支队无一伤亡。这次歼灭战,共计击毙日军土井少佐、梅村大尉以下13人,伤日军8人,击毁汽车4辆,缴获长短枪20余支及军用品一部。据日本官方资料,这一拨日军属于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,本来是准备前往武汉战场,为日本建立“帝国功勋”的,不料在半途便成了新四军的枪下鬼,被装成小盒子送回国。

       原本万无一失的运输车队在韦岗被全歼,在日军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事情,待到日军的援兵赶来,粟裕早已带领先遣支队安全撤离伏击区。恼羞成怒的侵略者还以为江南开进了中国的大部队,于是出动了飞机坦克,还有17卡车的士兵,准备大战一场,没想到连中国军队的影子都没看到,只得空手而归。
       韦岗战斗虽然算不上一次规模很大的战斗,但这一仗如地震一般,在江南各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韦岗首战,旗开得胜,不仅击破了“日军不可战胜”的神话,令江南民心大振,同时也壮大了新四军的声誉,让老百姓更加了解,相信这一支救国救民的军队 “这一战斗的胜利,不仅奠定了我军进入江南战区的基础,而且开辟了胜利的先声。”陈毅接到捷报,激动兴奋之余,当即赋诗祝贺:
弯弓射日到江南,
终夜喧呼敌胆寒;
镇江城下初遭遇,
脱手斩得小楼兰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潘麟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