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天气:

站内搜索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英烈故事

新四军的“虎将” ——陈发鸿
发布时间:2015-08-31 17:21 访问
射阳是一块热土,多少志士仁人为救国救民在此浴血奋斗,直至献出自己的生命。射阳人民为了缅怀先烈,把一些乡、村、街道、学校以烈士的名字来命名。使得烈士英名传之千古,浩气长存天地之间。
射阳县城有一条“发鸿街”,是以烈士陈发鸿的名字命名的。陈发鸿(1915―1944)陕西延川人。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营长、副团长等职。曾参加平型关大战及山西灵丘、河北威县等战斗。1940年5月,随八路军第二纵队三四四旅挺进华中。8月,开辟淮海抗日根据地。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,任新四军第三师二十二团副团长。1943年夏任团长。率团勇猛作战,被誉为“虎将”,所在团亦被誉为“虎团”。
一九四四年十月,盐阜地区军民向日伪军发起总攻。三师决定打盘踞合德的日伪军,由八旅二十二团和二十四团担任主攻。合德,是苏北黄海边上的棉区重镇,也是日伪军在盐阜区的主要据点,日本侵略军为了掠夺这个地区的棉花资源,在合德筑炮楼十三座,大小碉堡二十余座,并派原田大队黑野小队六十余人,伪阜宁海防总队少将司令顾景班部,伪阜宁实业保安大队五中队戴兆林部,伪山东第二海防军第二纵队曹虎臣部以及伪区公所警察等老奸巨猾、顽固不化的地痞、无赖,横行乡里、为虎作伥,合德人民切齿痛恨。十月十九日深夜,风雨交加,陈发鸿率领二十二团指战员,顶风冒雨,从三十里外的小闸口赶到合德。夜半时分,合德战斗打响了,陈发鸿从城西南方向突过护城河和耕耘河,一路势如破竹,夺取了南圩门的碉堡,攻占了伪警察局,拿下了四丈河边的敌炮楼,直插入敌据点。
位于合德中心的陈树清庄圩炮楼,是合德规模最大、工事最坚固的敌火力点,驻有戴兆林的警备队,后又增加了从陈洋派来的伪六师师长陈光寒带领的两个连。战斗打响后,这个炮楼以密集火力封锁街口。陈发鸿果断地指挥部队利用街巷地形地物迅速运动,凿通墙壁前进,很快攻下了与陈家炮楼遥遥相对的孟家楼。陈发鸿登上楼顶。居高临下,指挥部队用机枪向敌炮楼扫射,用迫击炮射击,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,部队以猛虎下山之势,向敌据点冲锋,爆破手穿过两道护城河,跃过战壕,摧毁了外围火力点,陈发鸿及时组织后续部队勇猛出击,终于攻下了陈家炮楼。曹虎臣、陈光寒率十余人落荒而逃,戴兆林以下六十四人被俘获,伪军死伤三十余人,整个合德外围的伪军全部被歼。但是,盘踞在合德公司里的侵华日军仍死守据点,依仗坚固的工事,拒不投降,我军围困两天后,于二十一日再度发起总攻,陈发鸿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,激战中不幸中弹,倒在血泊之中。战士们给他包扎伤口,把他抬到设在街北的卫生队抢救。陈发鸿深知自己伤势严重,还是振作精神鼓励在旁垂泪的同志们说:“战斗是流血的政治。要打仗,就会有流血。牺牲,是革命军人常有的事,请同志们莫难过。”但终因伤势过重,流血过多,二十一日晚,年仅二十九岁的陈发鸿,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光荣殉国了。
陈发鸿同志牺牲后,新四军三师和地方人民政府将他的遗体安葬在阜宁县卢蒲烈士公墓(今“新四军盐阜地区抗日阵亡将士公墓”)十月二十九日,在公葬仪式在烈士纪念塔下隆重举行,会场上悬挂着黄克诚师长写的挽联:“痛一弹无情夺吾勇将,愿三军用命歼彼顽凶。”为了纪念陈发鸿烈士,一九四六年射阳县人民政府决定,将合德镇桥北街命名为发鸿街。
以烈士的英名为地方命名,起到一种“以史为镜”的作用,可以“知兴亡”,让人们永远不要忘记过去,“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”。而“背叛”将为万世所不耻。
      让烈士的英名在射阳这片热土上永生吧!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杨星宇)